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聊中龙子的博客

内蒙兵团一师四团八连---宋恒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八连风采秀(五)  

2010-11-07 15:50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动车夜曲: 在南下上海的动车上,八连战友们都沉浸在一种无法叙说的激动之中。有的畅叙着友情,有的在相互介绍,有的聊起了往事,好不热闹。整个车厢被友好的情绪所感染,显得正在行驶的列车跑起来更加轻快。

   老连长陈守俊和丁指导员坐在一起也聊的正欢,这时,老八连的战友袁秀清高兴地找到陈连长聊天,她说:“连长,我想问您一个问题,在八连那阵子,您干嘛老是搞紧急集合呀?睡的好好的,一阵集合号就给吵醒了,黒灯瞎火的,大家叽哩咕噜爬起来,弄的人仰马翻的,多难受啊!”听完袁秀清的一席话,丁指导员哈哈大笑,陈连长一时尴尬,喃楠地说:“那不是我指挥的,训练归张副连长管。”得,一推六二五,大家全都笑了起来。不少人跟着说:“是啊连长,我们也一直想问你这个问题,可没找到机会,今儿个你得给我们说说。”“是不是咱八连挨着团部近,您为了表现领导有方老是紧急集合?”有的说:“连长是不是真有敌情啊?还是上级有要求啊?”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嚷嚷的可来劲了。

  袁秀清开玩笑地说:“连长,你要是不说清楚了,到时候让您吃年糕,把您剩下的几顆牙给粘下来、、、、”。哈哈哈、哈哈、哈,整个车厢的人都笑喷了,连其他旅客都跟着一起大笑起来,丁指则闪在一旁偷着乐。

  我们四团战友都知道,在内蒙时是什么最让人讨厌、最让人难受、最让人无耐的,那就是“紧急集合”,没有不头疼的。一是太困,二是太凉,三是太黑,四是太累,五是太迷瞪,六是太难堪。

   “为什么这么说呢?”(小沈阳台词)

   一是前半夜很少紧急集合,多是后半夜,那多困啊!

  二是沙海夜里经常零下20多度,多凉啊,谁舍得热被窝啊?

  三是没月亮的日子里,伸手不见五指,起来就瞎摸,时常穿错裤子背错包,

  四是急行军累得直喘,楞吹冲锋号向最高的沙包猛冲,司号员就像催命的阎罗,

   五是半夜醒来还在梦乡,拉出去转了一大圈,自己走到哪了根本不知道,“北在哪呢?”迷迷登登,

   六是天蒙蒙亮时再看队伍,七零八落,背包散了凑合着抱着,鞋带开了光着脚,手里滴溜着鞋,一副狼狈相。

    就因为如此,大家一提起“紧急集合”心里既难受又难忘,感同深受,不一而足。“让你们锻练鍛练有什么不好,现在身体不是很好吗?不白折腾!”老连长不无幽默地说。“再说我的牙虽剩不了几个,但很结实,不信咱吃年糕试试。”大家又是好一阵的狂呕而笑。(后来爬南雁荡山时连长果然证实了他的体格)。

   到达上海后,上海战友热忱的迎接和细心的照顾,感动了北京战友,在临行前的晚上,北京战友举办了答谢晚宴。当宴至半旬,张培权还想着“紧急集合”的事,俏俏的向服务员耳语,加了一道炸年糕,每桌一盘。我隔桌看到老连长还真吃了一块,嘿!没事。我给袁秀清使了一个眼色,袁秀清便走到连长面前大声说:“连长,您还真把年糕吃啦?牙怎么样啊?”连长高兴地说:“没的事,再来一块也没的事”。惹的丁指和我们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弄的上海战友一头雾水,不明就里。

   后来张培权告诉我说,上海的炸年糕很有特色,但它是糯米糕,不似水磨年糕那么粘牙,要不,咱连长吃起来可就费劲了,那几颗牙——悬!

这正是:南下路上叙叉曲,深情存续惟年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